华南新闻网

她有段时间就在这里摆摊卖服装

来源:华南新闻网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1-01

  澎湃新闻记者 沈文迪 实习生 江敏学

  12月25日凌晨五点,32岁的黎中原(化名)刚上完晚班,回到广州市南沙区的一处老小区。小区紧挨着商业街,商家门前的圣诞树预示这一天将热闹非凡。

  他轻轻打开了家门,父母和妻儿这会应该还在熟睡。和往常一样,他在客厅里玩着手机等待妻子醒来——每当他上晚班,妻子谭晶(化名)就会睡到孩子的房间。

  7点多,他第一次敲了敲房门,没有回应;8点多,仍然没有回应。他开始感到不安,找来一把钥匙捅坏了门锁,随后一点点撞开房门,他发现门被胶带呈“L”型封住,一股焦煤味飘了出来。

  屋内的空气让他无法呼吸。更让他感到窒息的是,怀孕三个月的妻子和七岁的儿子杨杨(化名)躺在床上,一动不动。房间地上放着一个盆,烧红的炭还未燃尽。

  “120”赶到现场后确认,两人死亡;警方勘验后排除了他杀,母子死因为一氧化碳中毒。

她有段时间就在这里摆摊卖服装

谭晶和杨杨 澎湃新闻记者 沈文迪 图

  【一】

  这是一户看上去有些陈旧的老房子,客厅一侧三个房间,并排住着黎中原夫妻、杨杨和黎叔(化名)夫妇。黎叔今年60岁了,九几年分房后就带着儿子黎中原住在这里,一辈子没什么波澜。

  黎中原和妻子谭晶是中专同学,谭晶年长他几个月,两人毕业后开始谈恋爱,客厅里还摆放着他们的毕业照,照片已经有些发黄。

  两人结婚后,黎中原在汽修厂,谭晶在通讯公司做会计,小两口恩恩爱爱。

  2011年11月,儿子杨杨出生了,这个双眼皮、大眼睛的男孩给家里带来了无数欢乐,黎中原夫妻更加努力地工作攒钱,想着等孩子再大一点买房子出去住。

  然而杨杨到了两三岁,仍然不会说话,不爱理人,喜欢自己玩。心急如焚的黎中原开始上网查资料,寻医问诊,直到在广州市妇幼医院,杨杨被确诊为“孤独症谱系障碍”,也就是人们常说的“自闭症”——这类患者表现为认知、沟通、社会互动障碍。

  仅仅难过了一阵,黎中原和妻子就开始想办法给孩子“治病”。

  黎中原说,医生建议他们尽早给孩子进行康复训练,“如果干预得及时,很多孩子可以走出来,成为一个正常人。”

  听到这话,夫妻俩充满了信心。他们四处寻找医院、培训班,一边学习自闭症的知识,一边给孩子寻找机构治疗。

  当得知中山三院有培训机构后,他们立马报名预约,得到了两个月的宝贵时间。

  为了每天陪伴孩子,谭晶从公司辞职了。和她认识将近十年的同事唐玲玲(化名)说,那时候谁也不知道她的孩子得了自闭症,“她只说要去照顾孩子。”

  黎中原说,培训机构费用昂贵,两个月下来花费2万左右。周一到周五谭晶就带着孩子一起上课,学习跟孩子沟通,树立他们的荣辱观,并随着时间的推移一点一点去感受孩子的变化。

  后来听说在山东有一家机构可以通过按摩对孩子进行治疗,夫妻俩想去试试。但此时黎中原的积蓄已经所剩无几,他问亲友借了4万元,让谭晶和他的母亲带着杨杨去往山东,自己则留在广州工作赚钱。

  在山东的这段时间过的辛苦。“租的房子很小,比我们家还差”,黎中原摘掉眼镜捂着脸说,“北方都是馒头大葱,她们都吃不惯。”

  为了孩子,谭晶和婆婆寸步也不敢离。“一天的费用在500-600元,按小时计算,但真的有效啊,孩子有变化的。”

  两个月后,回到广州的杨杨继续寻找机构进行干预训练,中山三院治疗费用昂贵,难以长期维系。他们所在的南沙区又没有这样的机构,无奈之下只能去到番禺区找。

  南沙区位于广州东南角,距离西北侧的番禺区20公里,坐公交需要两个小时。每天跟着母亲或奶奶颠簸在路上,成了杨杨仅有记忆的一部分。

她有段时间就在这里摆摊卖服装

黎中原的家所在居民楼 澎湃新闻记者 沈文迪 图

  【二】

  “五年了”,黎中原声音哽咽,却又坚定地说,“我们的目的,就是想要这个孩子,等到我们老了,可以自己在这个社会生存,自己照顾到自己,我们必须坚持下去。”

  在番禺治疗期间,杨杨换过两三个机构,“有个机构一天要花费400元,一周五天,坚持了一年多,效果真的很大。”黎中原说,孩子从前都不理人,接受训练后知道回应了。自己需要什么东西的时候,事先都会问一下人。“他以前都是用抢的。”

  在这之后,他们把杨杨送到了广州市番禺区培智学校,一所特殊教育学校,也是广东省随班就读儿童工作指导中心,招收自闭症等儿童。

她有段时间就在这里摆摊卖服装

杨杨在培智学校获得的奖状 澎湃新闻记者 沈文迪 图

热文推荐

首页 | 国际 | 国内 | 社会 | 军事 | 科技 | 财经 | 房产 | 汽车 | 娱乐 | 教育 | 体育 | 生活

网站地图 | sitemap

Copyright © 2010-2018 华南新闻网 版权所有